1.
嫡姐抢先在宣旨的公公面前说我就是国师口中的天命凰女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也重生了!
前世,她从始自终都以未来皇后的身份自居,在圣下下达圣旨时更想也不想接过旨意,看着另一个求娶的人家笑得张扬:[妹妹,你也知道,自小我就是要入宫为后,你要是日后有什么困难之处,嫡姐一定派人来帮衬你。]
[你这副容貌,那秀才配你倒也正好。]
这一世,她抢先将我推出去接旨,依旧笑得如前世那般张扬:[我身为嫡姐,有什么好事自然会想着妹妹,你我为双生子,入宫这种好事,嫡姐就让给你了。]
看着她拿着秀才让人递进来的信物喜不自胜的模样。
我笑了。
前世她因为自带天命凰女的预言,一入宫就是为后。
谁知道,一段时间宠爱过后,皇上太后并没有因为预言对她诸多关照,甚至在后宫发生诸多事情后反而更加不喜她。
皇上让宠妃当权,太后不喜,众妃嫔更加看不上这个徒有虚名的皇后。
她无人可用,最终被下旨圈禁在她所在的坤宁宫中,终身不得踏出半步。
前世我带着身上的诰命进宫时,她已经在后宫之中籍籍无名。
花费打点了好一通关系,才在坤宁宫内见到她,那时候她绝美的容貌已经被磋磨的七七八八,日子过得十分凄惨。
我好心劝慰,让她身在皇宫还懂看利弊,重权衡,万不可使小性子。
谁知道她看着我满头珠翠,只以为我在看她笑话,眼中爆发出浓浓的不甘伸手推下一旁的烛火,牢牢的禁锢着我手,用珠钗狠狠的刺进我的身体和我一起烧死在烈火之中。
烈火焚烧的滋味,真疼啊!
失去意识前,我看着骑在我身上如同疯子一面女人,长发晃动间,嫡姐李如梦狰狞扭曲的脸映入眼底。
她只看到了我满身荣华的模样,和自己凄惨的境况,就以为是自己选错了人。
并不知道,每条路都各有各的艰辛和苦楚。
一起死亡,一起重生。
现在她却再也不要天生凰命的皇后身份,而主动选择了她前世看不起的秀才。
我低眉顺眼的在所有人眼中接过圣旨:[臣女李如许接旨。]
低头时我再也隐藏不住我勾起的嘴角。
没人知道,天生凰命从来指的不是后位,嫡姐上辈子凄惨的境遇是因为从一开始她就走错了路。
2.
我和嫡姐的亲事至此定下,只是嫡姐因为容貌从小被当成皇后娇惯,突然闹着要嫁去家世平平的秀才家里,母亲忧心的不行:[我儿如此貌美,何需去普通人家荒废一生。]
父亲也因为我贸然领旨的行为气得不行,认为我这般普通长相就算入了那深宫之中也只是一个不得宠爱,帮不了家族的傀儡皇后。
嫡姐伏在母亲膝头,娇美的脸上竟是笑意:[深宫之中,规矩甚多,更何况,以我这副容貌就算没有那名头也能在宫外帮扶家中子弟。]
父亲,母亲看着自小宠爱的女儿,最终被她说服,让跪在门外的我回屋学习规矩。
嫡姐出嫁时,嫁妆从上一世我的六抬变成了十二抬,她容色艳艳。
看向一旁身穿素衣的我,仿佛看到我在宫里备受磋磨的样子,笑得勾人:[妹妹这副容貌进入深宫之中定要恪守规矩。]
[身在皇宫还懂看利弊,重权衡,万不可使小性子。]
她将上辈子我劝慰她的话一字不落的还给了我,看着她十里红妆,张扬得意我笑得温顺。
嫡姐只知上辈子深宫规矩甚多,不知普通秀才家的规矩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是不知道她引以为傲的那副长相能引得秀才偏心到几时,那十里红妆又能让嫡姐过上几年的逍遥日子。
看着她一身红装,我递上手中的书本,小声提醒:[寒窗苦读,不可荒废。]
[秀才依靠功名度日,嫡姐需好生督促。]
嫡姐毫不在意,将我手中的书本打落:[我的夫君既然能高中秀才,日后定能连中状元,位极人臣。]
[更何况作为女子,怎能在男子面前指手画脚。]
[我这副容貌定能讨得夫君欢心,妹妹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你这般模样,就算有着天命凰女的预言怕是也讨不到宫中贵人的心。]
她眼中闪过一丝嘲弄。
她想到自己上一世最初入宫为后也算得到过宠爱,再看我容貌平平的模样,怕是一入宫就会落入上辈子她凄惨的境遇。
想到上辈子自己吃的不少苦头,她笑得对我说:[妹妹,这次姐姐可是把世界上最尊贵的位置让给你了,日后,你可不要怨我。]
我低声应是,看着她沾沾自喜,麻木愚昧的模样,只觉得她可怜。
她不知道早在上辈子跟随秀才熬夜苦读时,我看到了天地的广阔,我的目光就不在这深宫后院之中。
男欢女爱之间的情情爱爱,以容貌去攀附男人一生从来都不是我的目标。
重活一世,我一开始要的就是这个天命凰女的预言,而不是再次为人臣妻,生死荣辱都寄托在他人身上。
嫡姐出嫁后,轮到我入宫的日子,虽然我是一个自小不受宠爱的嫡次女,但到底顶着天命凰女的头衔,就连日子都是钦天监算好了的良成吉日,嫁入皇家嫁妆自然也不会轻待,盛大的程度比李如梦有过之而无不及。
凤冠霞帔,雅乐悬于殿庭,百官朝拜,依仗就位,彩殅猎猎。
天空异彩霞光,无人不惊羡。
只有我知道,坐上这个后位,日子并不像她们想象中那般好过,深宫之中,稍不注意,就会坠入深渊。
新婚夜,皇上谢衡看向我的容貌后露出掩饰不住的失望,语气都淡漠了很多:[李如许,既然入了后宫,身为皇后不仅要有贤良淑德,还要有容人之心。]
我迎着他的目光笑得温婉,直到备受宠爱的容昭仪以身子不适让人将皇上请走,我的笑容都不曾变幻过。
前世,嫡姐也曾经被这样下过脸面,新婚夜皇上却在容妃宫里,无人不嘲笑她这位新皇后。
嫡姐自小被养成骄纵性子,蛮横惯了如何受的了这屈辱,她以自己是天命凰女的名头,硬生生把皇上从容妃宫中请回来。
可她忘了皇上从来就不喜欢受制于人。
更何况,后宫之中最受宠爱的便是这个传说中的容昭仪,听闻她不仅容貌是宫中第一美,更德才兼备,学识惊人,还会各种新鲜玩意儿。
不知嫡姐是怎么想的作为一个皇后非要去和后妃抢什么宠爱,老老实实拿着自己的权利不好吗?
看着皇上准备离去的模样,我不仅十分贴心的递上大敞,语气端庄贤良:[臣妾恭送皇上。]
皇上看着我恭敬谦卑的模样,对我的拾趣露出了满意的神色,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这夜,我睡得十分安详。
因为我知道这多年的在府中学会的恭谨柔顺的模样,是我一步步踏上最高位的垫脚石。
许如梦想的没有错,后宫的路并不是那么好走,就算我万事不争不抢,但只要身处在这个位置恶意就会蜂拥而至。
太后因为我抢了她家族侄女的位置而为难,深宫中的妃嫔谁也不服我这个家世不高不受宠爱的皇后。
一大早,给我请安的嫔妃稀稀落落没有几人,大多都是位份低下的嫔妃。
直到过了许久,茶都喝了几盏,容妃才带着其他妃嫔浩浩荡荡的来到坤宁宫请安,而我也看见了这个上辈子和嫡姐斗了几年的胜利者。
容貌确实明艳动人,带着京中女子少有的傲然,甚至见礼都十分敷衍:[妾见过皇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