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吵闹
  萧吟霜胸口剧烈的起伏,直接将手里的糕点扔了出去,“我还给她带糕点,倒不如喂了狗。”
  “小姑,你一定要忍耐下来啊,万不可与她发脾气。”薛雪柠一边担忧的说着,一边露出了一丝笑容。
  萧吟霜火被拱起来,哪那么容易就下去,“来人,多带几个粗使的婆子,今日就算是绑,我也要给她绑回来!”
  盘云山。
  谢婉瑜吃完了午饭,就到院子里晒太阳,春日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脸上。
  何嬷嬷在她身侧做针线活,时不时的低语几句。
  倒是一片祥和。
  就在这时,红漆门被人踢得叮当作响,“开门,快开门!”
  谢婉瑜被人扰了清梦,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大武,去瞧瞧是谁?”
  大武放下手里的活,透过门缝看过去,“你们是何人,竟然来砸侯府的大门!”
  “你们侯爷还要叫我一声长姐,你说,我如何砸不得这个门,告诉谢婉瑜那贱人快些开门,不然我就掀了她的院子。”
  谢婉瑜本来还没有什么表情,听到她这么说,顿时觉得睡意全无,“大武,你告诉她,让她掀起来试试。”
  本来萧吟霜就是大张旗鼓过来的,谢婉瑜也知道不能善了,所以压根就不放她进门。
  任她如何敲打,咒骂,谢婉瑜就是不开门。
  这别院毕竟还是建在半山腰的,为了防着野兽和山匪,所以院墙也是加高加厚的,门板自然也是,外面是木制的,中间却镶嵌着一根根铁条,就算是来了几个彪形大汉,估计也不一定能打开大门。
  萧吟霜被拱了一肚子的火,只是敲打着大门发火,“贱人!开门!开门!有本事你就一辈子不开!不然等我进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谢婉瑜躺在椅子上,“何嬷嬷,让洙芳去倒泔水。”
  “是。”何嬷嬷立刻进了屋,不一会儿,洙芳就拎着泔水桶,捂着鼻子走了出来。
  谢婉瑜挥了挥手,洙芳立刻就看明白了,拎着泔水走到了门口,直接登着梯子上了墙,然后一桶泔水兜头倒了下去。
  酸臭味夹杂着叫喊声,此起彼伏。
  萧吟霜本来还想围着大门多守几日的,没想到竟被浇了一身的泔水,她一边干呕着,一边带人回府去洗澡,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谢凤雅看到萧吟霜落荒而逃的样子,笑得格外开心,“二姐姐,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写好字帖了?”谢婉瑜抬眼问道。
  谢凤雅立刻不敢作声,然后回了房间去写字帖。
  没办法,她的功底太差,谢婉瑜只能一点点的教她,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她必须也要有。
  不然以谢凤雅的野心,若是攀附上权贵,又没有什么大家闺秀的姿态,到时候不是被人欺辱就是要辱没谢家门楣。
  不管是哪一种,都是谢婉瑜不想看到的。
  桃花开放的日子已经过了,地面上竟看不到一片花瓣,树枝上挂着几颗小小的果实,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自从萧吟霜回去之后,侯府就再也没派人上门。
  谢婉瑜也乐得清闲,每日不是看看书,就是跟何嬷嬷一起去山边采野菜,她又不认识野菜,纯属是为了散散心。
  开心日子没持续多久,不速之客就来了。
  萧老夫人的声音出现在门外的时候,谢婉瑜眼睛不由瞪大了。
  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萧老夫人会屈尊降贵的来到这里。
  “让她进来吧。”谢婉瑜说着,就进了堂屋去等。
  萧老夫人由冯嬷嬷扶着进了院子里,看到这偌大的园子被打理得有模有样,不由高兴了几分。
  “等家里没什么事了,我便带着你来这处世外桃源过活,可不搭理那些凡事。”萧老夫人对冯嬷嬷说道。
  冯嬷嬷笑着附和,“老夫人说笑了,府里缺了谁都行,唯独不能缺了您。”
  萧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横着眼睛去看后面跟着的薛雪柠和萧吟霜,二人脸上满是不情愿,恨不得要把老夫人瞪出窟窿来。
  “你们若是不满意,咱们就分家。”萧老夫人威胁道。
  这二人都是依附着萧家而活的,若是分了家,这二人还不饿死?于是立刻露出的乖顺的模样。
  走到堂屋的时候,就看到谢婉瑜正坐在一旁喝茶。
  看到萧老夫人进来,她才站起来,“祖母怎的亲自来了?”
  “我不来瞧瞧,你岂不是忘记了你有这么个祖母啊。”萧老夫人一边嗔怪,一边笑着摇头。
  谢婉瑜含蓄的笑了,“祖母惯会说笑,我忘了谁都不会忘了您的。”
  萧老夫人见谢婉瑜话中有话,便装作听不懂,大摇大摆的坐在了主位上,“刚刚我还与冯嬷嬷说呢,这院子你打理得很好,若是日后萧家安稳了,我便也可以在这里养老了。”
  “祖母这是何意,难道侯爷不曾与你说过?”
  “说过什么?”萧老夫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谢婉瑜笑了笑,“侯爷将盘云山送给了我,不然我哪能那么痛快就让他把旻儿给抱过来。”
  萧老夫人听到这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
  她隐约记得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又有些记不得了,毕竟谢婉瑜做了那么多事,她掰着手指头都数不完。
  盘云山是萧家遗留在外的别院,三五年都不曾来一次。
  萧老夫人想着这么大一块地,若是真的卖了,估计也支撑侯府一年的开销。
  偏偏萧璟不是个机灵的,竟将这么一个好地方拱手让人了。
  萧老夫人说不出的苦,却只能憋着,脸上不敢显露出半分。
  “最近过得可好啊,看你如今都瘦了些。”萧老夫人立刻换了个话题。
  谢婉瑜笑了笑,“是我故意要瘦的,免得圆润一些就会被人说成我不思念夫君。”
  “都是妯娌之间的玩笑话。”萧老夫人说完,看向了薛雪柠。
  薛雪柠立刻上线,“弟妹,是我对不住你,我也是口不择言,你大人有大量,可别跟我一般计较。”
  她态度谦和,老夫人很满意,转身又去看萧吟霜。
  萧吟霜虽心有不甘,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弟妹息怒,是我这个做长姐的思虑不周。”
  谢婉瑜见这一家子服了软,便笑着看萧老夫人。
  “婉瑜啊,可还满意?”萧老夫人精神一振,却装作看不懂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