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和顾子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再后来大学我考上了省内的医科大,而顾子安就在隔壁的警校。
我们顺利成章地走到了一起。
顾子安还有一个邻居,叫柳知意,是在我们读高中时搬过来的,我们三人是同一个小区。
柳知意很喜欢顾子安,经常缠着他,而对我表现出强烈的敌意,所以我和她的关系并不太好。
顾子安自然也是对柳知意有好感的,毕竟她长得甜美可爱,又粘人,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她。
只是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好感。
再后来,海城发生了一桩黑大三巴捕鱼|社会团伙的恶性案件,柳知意不知为何被犯罪人员当成了人质,顾父为了保护柳知意,意外中弹,送往医院途中抢救无效死亡。
而柳知意也患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忘记了绑架时发生了什么,柳家人也搬离了海城,不知道去了哪。
大学毕业后,顾子安就承袭了顾父的警号,成了一名刑警。
直到三个月前,柳家人返回海城,说是柳知意想回来看看,或许能想起什么来。
于是,柳知意就在我工作的的医院里静养。
就在前几天,柳知意突然说出了当年案发时一些零碎的片段,像是快要记起全貌。
可不知为何,风声走漏了出去,或许是犯罪团伙忌惮柳知意,怕她真想起什么来,想置她于死地,他们把她从医院里骗了出去,不过好在在顾子安的领导下,柳知意被警察救了出来,有惊无险。
只是柳知意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再次发作,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而我,就是事发当天晚上的值班医生。
我本该早些去查房,可却被一些事临时绊住了手脚,延误了查房的时间。
等我走到柳知意的病房时,她已经不见了,怎么也找不到人。
顾子安把这件事怪到我的头上,说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疏忽,就不会发生这档子事,柳知意不会陷入危险之中,顾父死亡的真相也能水落石出,黑恶势力团伙也早该落网。
这样一拖,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真相大白。
我知道顾子安报考警校的原因,也理解他想要尽快抓到杀害自己父亲凶手的心情,可除此之外,我觉得顾子安的怪罪并不只是因为这些。
柳知意救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刚好被医院责令休假。
我脱下白大褂,拿着东西路过柳知意的病房时,顾子安正在里面陪着她,闻声细语地和她讲话。
见我从门前经过,只是不耐烦地瞥了我一眼,又转过身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他身后的柳知意脸上露出了一个此刻不该出现在她脸上的微妙的笑容。
再后来的事情我就记不清了,只记得我要去旅游,却又不知怎么地跑了出去,在一个雨夜被三个男人拉进一条小巷子。
再然后,我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