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夏夜磅礴的暴雨里,我被人拖进小巷里凌辱致死。
死前,我奋力挣扎,终于找到机会给我那当警察的男朋友打了个电话。
他正在医院里陪他受了伤的小妹妹,电话里只响起他不耐烦的声音:
「我说过这案子没破我是不会回去的,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要不是因为你,这案子早就破了,你自己在家里好好反思反思。」
还未等我开口,电话那头传来女生慌乱寻找他的声音,他匆匆挂了电话。
随着「嘟嘟」的声音响起,我最后一丝希冀也被彻底淹没在这场大雨里。
1.
14号上午八点十分,110接到一个渔民报案,海城南郊的沙滩上出现了一个不明物体,像是一团烂肉,应该是被海浪冲上来的。
接到报案后,公安机关立刻组织警力赶到现场,在现场发现了一截人体小腹到盆骨的尸块。
「根据目前发现的线索来看,可以初步判断死者是名23到28岁之间的女性,死前遭受到多人性侵,后杀害肢解抛尸,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死亡时间初步断定在前天下午到昨天凌晨,更加确切的死亡时间需要回到局里做进一步的解剖才能确定。」
听完陈法医做完初步的分析后,顾子安终于忍不住跑到一边的树下吐了起来。
他已经接连两天没有休息,昨天还在为柳知意的案件头疼脑热,今天就被局长逼着转手,叫来管这一桩案件。
如今面对着这截被泡的发白,还有些巨人观的尸块,他实在是没忍住,胃酸一阵上涌,吐了个昏天暗地。
我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憔悴的样子,心情复杂。
顾子安好不容易吐完,才又走去检查,他径直穿过了我的身体,而我也被迫着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四下查看无果后,顾子安决定先把它带回局里。
「局长,把知意那桩案子交给我吧,我都已经办了那么久了,怎么能说转手就转手呢?」
「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两个案子一起办,我工作了这么多年,经验老道,不会有影响的。」
刚到局里,顾子安就直奔局长办公室,想拿下柳知意案的办案权。
老局长喝了口保温杯里的枸杞茶,巍然不动:「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作为和柳知意案的相关人员,本来就是要避嫌的。」
「之前是因为局里太忙,人手不够,才让你接手的,现在有人了,自然是要让你退出来。」
「可是我……」
顾子安还想争辩什么,却被老局长一下打断:
「好了,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整个人蓬头垢面邋里邋遢的,哪里有半点大队长的样子,简直是抹黑我们市公安局的形象。」
「你好好休息,把这案子办好了,上面都很重视这个案子,你不要辜负了我们的期望。」
见顾子安依旧不肯走,老局长有些无奈,只能转移顾子安的注意力:
「行了行了,你也别整天丧这个脸,我看你这几天也没和小周联系吧?」
提起我的名字,顾子安的身体轻轻抖了抖,终于有了反应。
「小周对你那么好,我们局里哪个人不羡慕你,你应该多珍惜才是,怎么能因为一点事情就晾着人家这么久,再说了,柳知意那件事,也不见得一定是她的问题。」
「我看你还是赶紧好好休息休息,和小周和好,再把案子办好,柳知意的案子有别人负责,你不用担心。」
老局长下了逐客令,顾子安也只能认命,垂着头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他掏出手机翻出我的号码,犹豫了些许,终于摁下了拨号键。
漫长的铃声后,响起了一个冰冷的机械女音: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顾子安不满地‘啧’了一声,愤愤地挂了电话,起身离开。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忍不住的猜想,当他知道此刻解剖室里躺着的那个尸块是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